• slider image 214
  • slider image 215
  • slider image 216
  • slider image 217
  • slider image 218
  • slider image 219
  • slider image 220
  • slider image 221
  • slider image 222
  • slider image 223
  • slider image 224
  • slider image 225
  • slider image 226
  • slider image 227
  • slider image 228
  • slider image 229
  • slider image 230
  • slider image 231
  • slider image 232
:::

17. 我經歷過的幾次危險經驗(潛水篇)

我經歷過的幾次危險經驗(潛水篇)  理事長 / 曾應鉅

 

資料來源:本會94年刊文章

 

壹、前言:

十多年前8月14日,在一次暴雨過後接到消防單位來電,請求協助找尋落水之人員。一場豪大雨,無處宣洩的雨水將整個高雄縣岡山嘉興里地區淹至二樓高。在原只有1-2米左右深的排水溝頓時暴增至水深3-5米,完全覆蓋橋面,落水者在分不清橋面位置又不諳水性下,一腳踩空幾番掙扎没入水中。

 

    時尚於空軍服務的我,僅帶了一付眼罩式蛙鏡與老教頭胡來富陸上行舟趕赴現場,在陌生環境、滔滔濁水中搏命徒手上下打撈2.3個小時,方尋獲落水之高中女學生。打撈過程中下定決心:一定要去學潛水。

 

    同年12月在寒風刺骨中,與12位伙伴於中山大學泳池、墾丁海域習得CMAS初級潛水,正式參與潛水救生,卻也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,退伍後會以潛水教學、潛水工程為主業;結交更多的潛水同好,從過去的單打獨鬥潛水搜救,組成屬消防體系的救生中隊。

 

    近20年經歷上百次救溺打撈過程中,見過太多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場景,那種哭斷肝腸卻喚不回親情生命的景象,在夜深人靜之時感受尤深,除體會到學會游泳、救生真好之外,亦為多次潛水救溺、工作差點發生意外事件寫下個人心得,續去年年刊『我經歷過的幾件驚險失敗經驗(激流篇)』,野人獻曝提醒救生同界注意。      

 

貳、我經歷的幾次潛水危險經驗:

一、初加入義消,凡有救溺打撈任務,皆有捨我其誰的使命感;有天莫約夜間8-9點,消防隊來電謂於漁港區域有部貨卡落水,車內尚有一人待尋,接獲消息二話不說,提齊老婆協助完成的潛水裝備趕赴現場。夜間的漁港少了白日的喧囂,寧靜中透出幾許陰沉的氣氛。

 

『來了!來了!潛水的水鬼阿來了』,趕抵現場,迎面而來的是一連串相同的聲音,帶著許多期盼、宛若暗夜中見到明燈。

 

    在現場諸多的簡報中理出整體概況:父親帶國小兒子開小貨卡於港區前行,行駛中不慎衝入海中,父親於臨溺死前死命的將兒子托出水面,幸運的被岸上漁民救上,而他自己則不幸沉入海底--------。

 

    整妥裝備,臨下水前方發現指北針被熱心協助的人士不慎摔到而失靈,單槍匹馬、夜間搜尋、環境陌生、水深不可測,稍許猶豫後-----下水了。少了指北針指引,憑著直覺、一股勇氣往最後溺水者落水點前進,彷彿一往潛水搜尋龍蝦動作;莫約過了五分鐘卻覺週遭寂靜、詭異,忍不住浮出水面一望,大勢不妙,我居然潛入漁港內之涵箱,涵箱內一片死寂中不時傳來陣陣浪濤聲,彷彿述說著一位偉大的父親,臨死前將最後求生的機會給予兒子,無我之親情像大海般浩瀚。沉思片刻,理智告訴我應立刻離開此境,整理一下頭緒,想到方才海底稍有斜坡,想必高方為近港內,低方為較外海亦為進入之方,再次下潛,尋既定方向前進,1分鐘、2分鐘、3分鐘再浮出水面,聽到吵雜的聲音、熟悉的臉孔,研判正確脫困成功。   

 

夥伴蔡宇聲(聰耀)適時的加入支援行列,蔡員裝備齊全、潛水技術一流、如虎添翼般不到10分鐘落水之人車俱獲,完成本次任務。

 

記事:

  1. 裝備、人力不足下,不宜貿然下水。
  2. 潛水搜尋需配有水面及岸邊支援人員,尤其水面導引、支援人員幾乎不可少,萬不可憑一時之勇而發生更多意外。

 

二、民國八十幾年,某日,消防局來電謂茄萣鄉某村長於試船中不慎落水待尋,即與好友吳文盛、丁明浩備齊裝備火速乘船抵失事現場。當時興達遠洋漁港正如火如荼進行開港工程,港內海水如黃湯般混濁。

 

    我與吳兩人簡單溝通後,由丁在船上與漁民持前導繩慢車引領前進,水下我們潛水人員手握前導繩,取間隔約2米手腳並用並排搜尋前進。水深8米,起先一切皆在謹慎中進行,但搜尋約15分鐘後,漸習慣濁水中作業,動作開始未如事先約束將間隔之繩索向外拉緊,不知不覺間二人已在伸手可及處搜尋。就在當時,我左手一個橫掃,竟然將吳的二級頭掃下,並牢握在手中,待驚覺不對想摸索歸還時,但覺吳已迅速搶回二級頭並急速往水面上衝;為防範他發生潛水伕症,本能的抱抓他的蛙鞋,沒想到更加速他往上衝之速度,待抵水面吳劈頭問我的第一個問題是:我為何搶他的二級頭?第二個問題是:為何在他感危險時不讓它上升水面?有理說不清,完成搜尋動作後,這個誤解持續一段時間,事後我門有一共識:在濁水中搜尋,須持用的固定式橫桿(避免搜救人員相互擠壓),使用之潛水互助繩需用浮水性(避免沉底卡住礁石),在濁水區手需相互扶持,供精神之支持及信號之傳遞。

 

 

    三、91年6月晨,接到梓官鄉公所電話:位於梓官外海有一漁民落水需搜尋打撈,那時救生中隊具雛形,火速召集弟兄8員乘漁船出海,上船後方了解狀況:該漁民隨其父夜間出海作業,風高浪急,船隻作業前進中不慎落海失蹤,他們已搜尋一整天,不得已情況下方請我們協助,並說明水深約40米左右不會太深。聽完描述,慌了一半,1.搜尋位置僅為研判無確確標的,2.外海潮流南來北往水勢急、落水超過1整天,搜尋無疑大海撈針,3.水深超過30米實非一般休閒潛水員可進行之環境。

 

    望著漁民期盼的眼神,不忍讓他們失望,當下徵詢較有深海潛水經驗之夥伴蘇盈名同意後就位下潛。外海水流正強,潛下40餘米仍未見海床,卻被海流帶向更外海更深處。20餘分鐘後氣將用盡,亦超出安全潛水時間許多下浮出水面,此時搭乘之漁船在我們身後數百公尺之外。

 

    好不容易再上了船,船老大說:方才我們的方向錯誤,無論如何請我們再下一次,且剛剛請示神明向南行絕對萬無一失;望者一臉茫然的夥伴,看著信心滿滿的船老大,想著神聖的使命,在夥伴們換妥氣瓶後,再次躍入茫茫大海中。

 

   遵照神明指示,盯著指北針一路往南行,水深20米、30米、35米仍未見船老大描述的天然礁石區。到了38米時卻覺指北針亂了陣腳快速漫無目標的旋轉起來,起先以為是

我方向錯誤,亦快速順其旋轉方向繞行未果,想是否夥伴之指北針相靠太近相互影響所致,忙將其移開仍未能使指北針靜止,就在繼續繞行而感暈頭轉向中,一具生物彷如電腦銀幕畫面映入腦海:「你們來做甚麼?」生物彷彿如此問著我;「我們來找尋落水之漁民」,腦海回答著,生物在沉思中消失得無影無蹤。一股寒意莫名湧上,拉著蘇的BC示意快速上升,到了30米再看指北針,嘿!又正常了,與蘇再使了下潛手勢,平順抵海床,果如船老大所言:水深40米,一路南行唯不見可能卡住漁民之礁石,待氣壓至最後安全極限,平順上升,上船蘇第一句話:幹!在38米處差點暈過去------,與我心中的疑問不謀而合。

 

    原船返陸上用餐,船老大希望我們下午能繼續協助;中午傳來消息:另艘船已撈起該落水之漁民,就在我們早上尋覓之海域發現的。

 

    偶遇潛水老前輩蘇 焉教練,請教指北針盲點一事,『你氮醉了』,蘇教練明確的答覆,『但我很清醒啊!同時還有一位夥伴在場』,『哪個喝醉的人會說他醉了?』,蘇教練斬釘截鐵的回答倒真叫我醉了。

 

    四、86年間,與好友王文法清晨3點多出發趕赴斗六清理釣魚池池底汙泥,那時社會景氣正好,職業海釣場如雨後春筍般不斷成立,我們要清理的魚池魚群經常暴斃,根據王的診斷,為魚池池底汙泥產生之沼氣所致。

 

    王在簡單介紹場主與我認識後,即趕赴他場繼續他的診斷工作,留下我獨立作業。作業模式為潛水員下潛至水深約3-4米的池底,利用抽水機的軟管將淤泥抽排出,工作很簡單,但要耐得住身陷污泥、伸手不見五指、口乾舌燥的困境,及避免太多的雜物堵住抽水機機具。

 

    工作開始了,請場主協助利用一具水龜(沉底抽水機)將軟管中的空氣擠壓排除後,工作順利的進行著。每分鐘工作待遇45元,在爛泥巴堆中不知覺的心中哼起了歌兒。1瓶、2瓶、3瓶時間緩慢進行著,堆積著勞力換取的金錢。工作到第4瓶時,抽水機終於累積太多的雜物而停擺;上岸清畢雜物,請現場一釣客協助將水龜電源開啟,就在我循管子將接近水龜時電源開了,我明確的知道電源開了,因為我感受到從來沒有過的觸電經驗;在水中、在這段時間裡,我經常潛水用110伏特的電器在深海中找尋龍蝦、魚類,將他們擊昏再手到擒來,也經常碰到器具絕緣不良而觸電,但那只是110伏特,且用彈簧開關,觸電後開關會自動彈開。

 

    我明確的感受到強力的電源就在距離我身體不到1公尺的地方,電著我無法呼吸、無法活動、無法脫困。汙濁的漁塭,想必岸上替我開電源的釣客亦無法發現水下的我身處之危難吧。

 

    強力提醒自己,若死於此所將會被同夥笑掉大牙,而不會獲得一點同情、憐憫。一方面又想:萬一我昏迷了是否有人會用C.P.R.挽回我的生命?再也不電魚了,告訴自己:再也不敢電魚了,心中懺悔著想利用贖罪之心,獲得過往神靈、岸上釣客感受到而立刻關閉電源,此時能救我的應只剩這個管道吧。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,捲曲的軀體像極烤乳豬般膨漲欲裂,想到親友、家人;身體更漸下沉更接近漏電之水龜。終於,我看到我的靈魂如電動玩具中的小精靈般由心臟處竄出,急躁的漸往頭頂上衝,心想,當小精靈衝出頭頂後 我應昏迷或死亡吧!最後緊要關頭內心狂呼著「關電!關電!」,當下電真的關了,浮出水面又見到陽光,活著真好。開口清柔的說「差點被電電死!」,『啊!你真的被電電到?』,「你怎麼知道要關電?」沒有理會釣客的問題直接請教他,『我剛剛彷彿聽到你叫我關電,所以我就關掉了!』。

 

    剛從鬼門關前走一遭的我神情奕奕的了解問題的癥結:水龜有兩具,場主開一具不會漏電的供我使用;一具會漏電待修,釣客剛好開到差點電死我。依電器使用規則,水龜須配有漏電裝置方得使用,場主省錢忽略了我也沒察覺。

 

     那天,我仍若無其事的持續完成整個工作,只是在工作進行過程中,在場主的要求下,身體綁上一條確保繩,只要在一定點持續2.3分鐘工作不動,他們便拉我一下,看我是否還活著。那天臨走前,我將工作所得1/10交給場主,請他轉交給電我的那位大哥,感謝他能與我心電感應救了我一命。

    仍持續進行著許多危險的任務與工作,只是會對工作與任務的安全前置作業較為重視與要求,因為我不知道下次是否尚能好運氣的死裡逃生。

 

(作者現任中華民國水中運動協會理事長、高雄市消防局義消救生中隊中隊長)